景行行止

【方王】走马

》一个脑洞极速产物

》新手上路 有指导意见请私戳

》如有撞梗 算我的(bushi)

》一句话林方不打tag

 

  伦敦的冬日并不像北京那样晴朗,到了冬天简直不知道是该下雪好还是该下雨好——若是下雪,那走在路上,鞋子都要湿掉;若是下雨,那过不了多久便会把窗子冻住。总之,即使来这么多年了,方士谦还是不太喜欢新城市的气候。

  方士谦坐在宿舍里敲论文,一个下午写了删删了写,最后竟没写出来几个字。他索性不写了,望着墙上的海报出神。这是当年退役的时候俱乐部作为纪念送的,上面是微草全队和各位的签名。墙上的海报换了一批又一批换到他都不记得某张海报上的女星是谁,但是这张海报始终没舍得换掉,任凭它微微发黄打卷。

  为什么呢?方士谦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对青春时代的怀念和对曾经热血的执念吧。

  方士谦灌了一大口咖啡,开始一个个数着海报上的人,一件件数着和这些人有关的往事。柏清……哦,那个臭小子欠了我好几顿小龙虾呢,说起来,他现在应该也能护得住王不留行了吧……柳非,她上次画all王本子的事我还没找她算账呐……邓复升,现在也退下来了啊……小别,这孩子上次找我要的生日礼物我忘了给他……

  方士谦甩甩脑袋,难为自己了,这么久远的小事都记得起来。都是过去了的事情了,有什么不能放下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目光却从未从一个人身上离开。

 

“好吧,我承认,”方士谦耸耸肩,“我也许真的放不下。”

彼时他正在某次退役选手聚会上,和开荒一代的老选手们对酌。方士谦喝的有点高了,感觉周围都在飘,但还是不顾其他人的劝阻,又倒了一杯威士忌。

“要我说老方你就是怂,”林敬言也喝了点酒,而且显然酒量不太好,“我当初追方锐的时候就是直接打直球拿下了。你怎么就不敢呢?”

方士谦只是喝酒。

有时候,爱得太深,于是更为怯懦,因为害怕会失去。方士谦更害怕,这个社会对他们这群人的容忍度如此低,他怕最后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也害怕失败之后根本不能再见了。

 

其实他也不能确切说出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人的。或许是第四赛季每天晚上训练室亮到深夜的灯火,或许是夺冠之后那个人的神采飞扬,或许就融在微不足道的每一件小事里。

从前听人说,那些半大不大的毛孩子,喜欢一个人时,最喜欢的就是和那人对着干。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像吃了炸药一样,比还小他一岁的王杰希不知道幼稚了多少。后来致力于气炸王队长,每天就在那不知死活的边缘疯狂蹦跶。到底还是年轻啊。方士谦感叹着,忽然想到王杰希能忍他那么久也是个奇迹。

当年林杰退役的时候他甚至都别扭到不肯承认王杰希这个人的存在,还信誓旦旦地在二期群里说他永远都不会和王杰希那个大小眼对上眼。后来网上那个词疯狂流传的时候,张佳乐也给他开了一炮:“方士谦,香么?”

方士谦咬牙切齿苦于无法反驳。

但是一晃这么多年,他们的关系还是止步在队友到前队友的样子,似乎永远止步于方士谦单箭头。方士谦做好了准备,打算就这样把这个想法埋一辈子。逢年过节还能随手发句祝福,可以远远地看着他。

 

  “王队,听有些网友说,您和方神的cp纯属炒作,是微草的商业活动,是吗?”某娱乐记者把话筒递到了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的神情严肃起来:“在此我想反驳,炒作是假的,至于cp……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希望是真的。”

台下瞬间炸锅。

重洋之外的方士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刚建立起来的决心立刻就塌了。

有人远比他要勇敢,在他还在迟疑彷徨的时候。那么,身旁既有人为伴,这一路上还有什么理由不勇敢呢。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双箭头啊。

 

“王杰希队长,”方士谦也学着那天台上王杰希的样子,“我现在正式宣布,我们的cp是真的。”

王杰希噗呲一声差点没憋住笑,挥挥手驱散身后国家队一排围观吃瓜喝水吃饼啃鸡腿群众,轻轻咳一声,绷住脸:“还不快滚去领证。”

下一秒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得令!”


一个脑洞存档

方王。
从前有一个奇幻的大陆,那是魔法与科技交织的世界,有人在驾驶汽车,有人在使用巫术。
神圣教廷里有神职人员(牧师、骑士)和天使(守护使者)。
但是教廷呢一心想消灭那些异能者。
异能者包括:暗夜系的术士,法师系四职业,圣职系的驱魔师,剑士系的鬼剑、魔剑。
还有一些不是异能者但技艺高超的人,他们不在教廷的追捕范围内,包括:枪系四职业,暗夜系忍者、盗贼、刺客,格斗系四职业,剑士系的狂剑、剑客。
老王呢是个法师,但是他并不像其他法师那样近身战斗力十分低下(比如南边的楚云秀),同时也是微草的城主;4000儿是个堕天使,但其实和天使没什么两样,只是因为他选择跟随一个异能者被教廷称为堕天使。
如有撞梗望告知。
存档,闲下来就写。

悄咪咪发个群宣

现原。
安阳,一座风景优美,气候适宜的滨海城市。
这里既有现代的活力,也有千年传承的古朴与庄重;即是一个商业城,也是一座文化城,多元融汇,展现出新的魅力。
在这里,你可以是游玩的旅人、为生计奔波的白领、养尊处优的富N代、街边小店的老板、拼命学习的学生、追查案件的警察,甚至是灰色地带隐匿的狂欢与血……你可以是任何人。
安阳,欢迎你的到来。

【方王】归来

》题目可以无视(取名废的暴风式哭泣_(:з)∠)_)

》含一句话喻黄

》新手上路,不喜轻喷

》私设有,大概有ooc

》一小时极速产物,有bug的话麻烦指出,谢谢大家

》大可爱 @……取名真麻烦  的点文

 

    雨才刚停,街上还残留着薄薄的雾,清新湿润的空气里夹杂着些烘焙糕点的甜香气味,方士谦心下感叹着老吴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第七赛季退役之后他出国求学,那会刚来这儿,什么都需要适应,忙得脚不沾地,却总是形单影只的。退役前夕酒壮人胆跟王杰希告白,酒醒了之后却怂了,一声不吭地就人间蒸发了好久。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某天早上方士谦循着香味推门而入,互相一看两个人皆是愣住。

    虽说电竞是个圈,两人却万万没想到退役之后还能再见。从那以后方士谦就成了店里的常客,每次吴雪峰听着方士谦一边吃茶点一边絮絮叨叨地讲这些年的事情,讲他治疗之神的单恋史,吴雪峰断断续续地听倒也听了个大概。

    “你说你为什么撩一下就跑呢,没见你这么怂过啊。”彼时吴雪峰正在给咖啡拉花,随口问道。

    方士谦动作一顿,随即潇洒地摆摆手:“……笑话,你方哥我像是会怂的人吗!”

    这小子还是这么别扭,嘴硬得很。吴雪峰只是笑,不再言语。

  

也许真的是怂了吧。

方士谦叹了口气,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店里暖烘烘的,很是舒适。

“老方来啦,”吴雪峰正给咖啡机加咖啡豆,“今天天气不怎么好,你看起来有点糟。”

“简直糟透了,我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忘了带伞,淋了半路。”方士谦脱掉外套,靠在吧台上,随手翻了翻桌面上的杂志。

“前几天七夕,你知道吗,”吴雪峰忽然问道。

方士谦有点摸不着头脑,思维跳跃也不带这样的吧:“知道啊,蓝雨那两个不是在群里大肆秀恩爱吗,怎么了?”

吴雪峰差点笑出声来:“老方欸,意思就是说七夕节你什么行动都没有?”

方士谦点点头。

  

在吴雪峰的各种暗示下,方士谦还是决定试试看。

从通讯录里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方士谦抱着手机想了好久,才发出这么一条短信:

“我退役时跟你说的话,现在依然有效。你愿意答应我吗?”

London,3:21 p.m.

 

 

B市,11:21 p.m.

王杰希关了灯,正准备睡,手机屏幕忽然亮起,一片光亮在黑暗中十分刺眼。王杰希捞起手机,随意地扫了一眼。

方士谦?!

 

王杰希忽然回想起了方士谦退役的前一天晚上,微草的队员们给方士谦开欢送会,给方士谦灌了不少酒。一瓶酒下去方士谦已经是昏昏沉沉的了,王杰希扶着他往外走。谁知道这家伙突然凑过来,呼出的气息弄得王杰希痒痒的,身上一股酒味,连带着说出来的话似乎也染上了一丝醉意。

“我喜欢你。情侣之间那种,我认真的。”方士谦轻轻说道。

走廊里没开灯,但是离得这么近,王杰希还是能看清楚方士谦的神情。方士谦神色很认真,的眼睛里,有点点光,非要比喻的话,就像灭绝星辰扫过之后簌簌落下的破碎的星光。

本来这么个暧昧的气氛,怎么着也应该发生些什么的。但方士谦是谁啊,能用常人的思想来猜测吗,他没等王杰希有什么反应,就自顾自走了。

  

“我退役时跟你说的话,现在依然有效。你愿意答应我吗?”

“当然。”

  

手机忽然叮咚一声,有消息来了。方士谦小心翼翼地点开。

简简单单两个字。当然。

方士谦觉得自己开心到几乎要原地旋转升天。

  

于是,第二天中午。

“队长!”袁柏清啪地一声撞开房门,“队长……”

王杰希停下团队赛的录像:“有什么事吗,柏清?”

“队长!师父回来啦!”袁柏清靠在门框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什么?!”

  

后面进来的方士谦略嫌弃地绕过了堵在门口的袁柏清。

这臭小子,师父回来了怎么像见了洪水猛兽呢。

方士谦张开双臂:“杰希我回来啦!”

END.

【周江】无题(起名废一只)

*ooc有,私设有,沙雕无脑小甜饼
*一句话昊翔

  周泽楷生日的时候有一个粉丝送了两件企鹅服,毛绒绒的摸起来手感甚好,江波涛抱着蹭来蹭去爱不释手。两件企鹅服一件是黑白的,一件是灰色的,穿起来活脱脱就是俩巨型企鹅。
  “哎小周你来看看,我觉着这一件像幼年的帝企鹅,特别逗,”江波涛坐在床边,一手拿着一件端详着,“这一件像成年的企鹅,像不像我们队服?”
  而且摸起来真的好舒服啊!
  江波涛在心里感叹。
  “江穿,好看。”周泽楷看了看两件衣服,选了灰色那一件递给了江波涛。
  啊咧?小小小小小小周你是在开玩笑的吧?这么滑稽的衣服,还是一米八的型号耶!江波涛有些凌乱。
  但是在周泽楷如炬的目光下,江波涛还是穿上了那一件毛毛的企鹅服。一米八的款,又是按周泽楷的体型定制的,而且这本就是宽松的衣服,穿在江波涛身上,松松垮垮地看起来更加逗了。
  江波涛皱皱眉,正准备脱下来,一声咔嚓的快门声穿来,江波涛循声望去,是周泽楷举着手机在拍照。
  “小周别闹,快删掉!”江波涛慌忙扑上去,把周泽楷压倒在地上。不过职业选手手稳,周泽楷手指一动,发到了微博上,然后迅速翻身,把江波涛压在底下。
  江波涛费力地把手从胖胖的企鹅翅里抽出来,推了推周泽楷:“小周你起来,还有,把微博删了。”
  周泽楷把头埋在江波涛颈间,略有些长的头发落在皮肤上,有些痒痒的。
  “不要。”周泽楷的声音被堵着,江波涛听得不是很清楚。
  “什么?”江波涛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想着该带小周去剪头发了。
  周泽楷抬起头,头发垂下来,有几缕碰到了江波涛的脸,浓密的睫毛微微遮住了眸子,眼睛亮晶晶的:“你好看,不删。”
  江波涛忽然笑了,抬起头,在周泽楷嘴角轻轻落下一吻,轻得几乎让人以为是一瞬间的错觉,好像羽毛一样,轻轻拂过周泽楷的心。
  周泽楷低下头去加深这一吻。
  “别,现在可是大早上的你最好收敛一点啊!”江波涛脸有点红,偏开头不去看周泽楷。
  周泽楷抱着江波涛坐起来拿手机。
  江波涛看到他删了微博,疑惑地问:“小周你不是说不删的吗?”
  周泽楷低下头来和他对视:“江,不给别人看。”
  江波涛笑弯了腰。周泽楷看着他弯弯的眼睛,也勾起了嘴角。
 
  刚接完唐昊电话路过此地吃了一堆狗粮的孙翔:今天真是一个虐狗和烧烧烧的好日子啊。
  今天的轮回依旧那么和谐呢